葵莉always

你好 这里葵莉~
全职半出坑,在追文野以及K
张佳乐粉中也粉
杂食大概?
es!ud红月双箱推,全员推进发中
文笔复健中……说不定会填之前的各种脑洞……吧
本命全职双花不吃拆谢谢
心里有一个今年要高考的人w

我的天这个薰哥!!!

转载自:白的毛熊

脑洞

  中原中也漫无目的地在空空如也的街上走着,内心的烦闷没有消失分毫。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出现的卡其色风衣占据了他视线的一角,耳畔传来一声熟悉的低吟

 “前路坎坷——”

  中也惊异地想侧过头,脖子却像是被颈上的项圈卡住一样不能动弹,张开嘴喉咙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发出声音,只能瞪大双眼,任凭那人与他擦肩而过,带着笑意的尾音与春日的清风一同拂过。

  “莫要回头啊。”

  中也魔怔似的又往前走了几步才猛然回过头,空落落的街道上什么人也没有,一瓣桃花悠悠地飘落在他的帽沿。


——————

我也不懂我在想什么……

这个看起来是BE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填的脑洞(躺


音乐挑战(大概)

 《犹记春衫》
温热的酒液还停留在唇齿间,但对面的身影却已走远。
于锋笑容苦涩地摸了摸嘴角,感觉呼吸间还尽是邹远的气息。
咽下一口自己酿成的苦酒,却换不回你的回首。终究还是,人鬼殊途。
倒下前一秒,于锋如是想到。

《一骑当千》
邹远俯身靠近于锋,后者从善如流地扶住了他的腰。唇舌相交,发出黏腻的水声。接下来…邹远扯开了于锋的皮带。
“等等!!小远!”没见过这架势的于锋有点惊吓,“真…骑乘啊?”
“……少废话!”邹远低着头,发丝间露出通红的耳朵。

《Missing king :Theme from kmk》
“我宣誓!”台上的教官声音洪亮,锋芒毕露。邹远忍不住转头望了一眼身边的于锋。
“我宣誓!”
“无论何时何地,都将誓死保护我的向导!”
“………………”
“最后,祝你们好运,并凯旋归来!荣耀军团,出征!”

《茶道》
“哗啦”,门帘被掀起,一袭青衣的青年走了进来。
“锋哥今天好兴致,怎么突然请我到这太湖上来喝茶呢?”
端着白瓷盏的于锋笑了笑,
“小远,没有和我的交杯酒,总得有和我的交杯茶吧?”

《See you again》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看过于锋手机屏保的人都忍不住吐槽锋哥沉稳的表面下隐藏着一个柔肠百转的心。于锋也只是收回手机,笑笑不说话。
还有两年,小远就会回来了。
到那时再将我的思念一一道来吧。

《快乐合成器》
邹远拉着于锋一起跳宅舞。
“锋哥我查过了,这首歌的舞蹈不难的而且我已经学会了!”
“好!小远都能学会我也一定没问题!”
“什么鬼……锋哥你在嘲笑我吗?!”
一小时后。

邹远蹲在床边,看着动作别扭还同手同脚的于锋,很不给面子地笑抽了。 


————————

高考前写的东西了......最近会把之前写的慢慢发上来

文风挑战

简城 @城南蓟已昏 

1.自己惯有的文风
  
  大概就是这么一种习惯,每天习惯了荣耀的存在,也习惯了你的存在。
  荣耀关服了,我会难受。
  没有看到你,朝夕妄想。
  我想,我对荣耀的迷恋可能分一半到你身上了。
  我们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光,最不缺的就是磨合。
  若是有你在,沉默都算聊得来。
  愿不愿意离开那轻佻的喧嚣,谈个恋爱?
  只和我一起,只和我一起。
  来日方长。
  
2.黑暗文风
  
  我这人,哪里都不好。
  有点微薄的知名度,没有小粉丝。
  但我唯一比较擅长的,可能就是网络。
  我会封杀你,纠缠你。
  直到你是我的。
  直到你的身上刻上我的名字,肖时钦。
  所以啊张新杰同学,嫁给老师么?
  
3.kuso
  
  “新杰……”
  “张新杰?”
  “张新杰同学?”
  “张新杰小同学?”
  “老师错了老师错了老师不再浪了。”
  “老师不应该当着你的面调戏女同学。”
  “原谅老师呗?”
  肖时钦坚持不懈的拍着已经一天没有打开的房门。
  不吃饭不喝水也就算了,他知道张新杰自己私下总是私藏小零食。
  但是……他总不能不上厕所吧!
  肖时钦搓了搓拍红的手掌心,继续契而不舍的拍门进行哄媳妇大业。
  平时一脸高冷禁欲的恋人没想到吃起醋来也这么的……高冷不易近人。
  “新杰小同学,你要是再不开门你信不信我跪穿一个搓衣板给你看啊……”
  咔——
  张新杰开了一个缝隙,递出来一个搓衣板,继而又重重的摔上了门。
  隔着门板能听到他坚定的声音。
  “跪。”
  ……肖时钦的膝盖感受到了一阵恶意。
  所以说那个搓衣板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跪穿需要多长时间…
  
4.翻译腔
  
  上帝,大概是某些发展使然。
  当每个新的一天来临时我总不免踢踏着靴子捂着心口祈祷。
  哦我亲爱的荣耀女神,能否佑雷霆再战十年。

  而我永远不会退场。 


5.少女风或小清新
  
  “所以……约我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张新杰手里握着肖时钦的围巾问道,“想从我这里获得明天霸图的主场图?没门!”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够强硬,他再次重复了一遍。
  “没门!”
  肖时钦被他这个小媳妇的样子逗笑了,轻轻的搂住了自家爱傻想的恋人,偷啄了一下脸蛋。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6.苏苏苏苏苏苏
  
  肖时钦往下拉了拉眼镜,俯身用力扣住你的肩胛把你摁在墙角。
  他捏了一把你脖颈上的软肉,嗅了嗅,舔舐着你的耳垂笑着说:
  “这么甜美,我真的好想占有你。”
  “嫁给我吧。”
  
7.一看就有病
  
  好不容易能够和张新杰约会一次的肖时钦有些小激动。
  他惶恐不安的坐在房间的床上,自己暗暗思躇:
  为什么要在这里约会……
  被约会的人踩点准时到达,见面第一句话就是:
  “操我。”
  张新杰很严肃的望向肖时钦。
  “为什么?”
  张新杰怎么突然这么浪是不是发现我每晚都去夜店勾引小姑娘了,妈呀我该怎么办,肖时钦也严肃的望了回去。
  “因为最近韩文清操我操的太用力,我想换个人尝尝鲜。”
  “那么……”肖时钦脱下裤子露出昂扬继复坐在床上,“新杰,坐上来自己动。”
  张新杰看着肖时钦的硕大咽了口唾液,哭喊道:
  “不行,太大了!”
  “我会被玩坏的!”
  肖时钦咬牙厮磨:“你个磨人的小妖精!”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8.喜欢写手的文风
  
  “林敬言大大,谈恋爱么?”
  方锐无比真诚的看着林敬言。林敬言笑了笑,把方锐扣进了怀里。
  “不谈恋爱,我只结婚。”
  
9.向原版致敬
  
  “雷霆不会倒。”
  “霸图亦是。”
  “雷霆会继续走下去。”
  “霸图将会互相扶持。”
  “下一次冠军会是雷霆的!”
  “霸图不会认输。” 


葵莉

1.自己惯有的文风


“老林我跟你说冠军领奖台上的风景特好!只可惜…不能和你共享。”
林敬言笑着揉揉方锐的头发说:“嗯,我知道。那方锐大大,愿意来个喜上加喜吗?”
“好啊,是什么?”
林敬言扶着方锐的肩认真道:“跟我在一起吧,冠军大大。”
方锐罕见的沉默了,而后说道。
“真诚一点嘛老林。”
林敬言忍不住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抿了抿唇说:“相信我,比你的眼睛更真诚,够不够?”
方锐推开了林敬言的手。

“不够啊老林,你的眼睛哪有我一半真诚?”,方锐笑了笑,又往前一步抱住林敬言,“不过我喜欢,这就够了。”


  2.黑暗文风


“喵——”
月光从屋顶处的缝隙撒下,令伸手不见五指的房子多了一丝惨白的颜色。
地面上满是长长的发丝,尖端在月光下折射出莹莹的光。
女人的手上全是被头发割出的伤口,而她无暇顾及,因为此刻她正拍打着木门,声嘶力竭地歇斯底里。
“放我出去!你们放我出去!就算我做错了什么,但我可是首长夫人!你们这些东西,我迟早要收拾了你们!我要叫……叫……”令她惊惧害怕却又想说出口的名字卡在喉咙间,她期待着,能有个人来回应她一句,即使是否定也好。

但是,没有人应答,仿佛这黑暗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


  3.kuso


啊,该去上体育课了。田中这么想着,伸出了手:“太田……”
太田却是一副信号接收不良的样子:“怎么了?”
没得到回应的田中盯着太田“今天太田牌公交车不营业了吗……?”
“………”
“还是说,终于要升级为太田牌田中专属车了吗?”
“………”
“你肯定不是太田!”田中表情严肃地指向太田,“你说,你是不是夺走了太田身体的外星人!”
“………你想多了。”

(梗来自《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


  4.翻译腔


 百花重现兮,褒贬而相参,锲而不舍兮,终获荣耀之冠。
  

5.少女风或小清新


傍晚的小城格外喧闹,仿佛是要将一整天的声响聚集在此刻,夕阳半倚在山顶,温柔地凝视少年们沿着青春的河流嬉闹着渐行渐远的背影。


  6.苏苏苏苏苏苏


“殿下,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喝杯下午茶呢?”温润的嗓音响起,眼前的人微笑着,弯下腰执起了你的手问道。


  7.一看就有病


我们队长,从来不抢钱包,都只有别人乖乖送上来的份。


  8.喜欢写手的文风


大概就是天性使然吧。
不然为什么我会觉得你比灼灼的太阳更为炫目呢?

如果可以,能让我成为你生命中的月亮吗?


  9.向原版致敬


霸图没有倒,霸图会一直走下去。
雷霆也会一如既往。
百花永不凋零。 

K市,冬休期前。

今年的气温异常地低,就连素有春城之称的k市也比往常冷了不少,许多人都裹上了厚重的衣服。百花训练室里,正进行着今年的最后一场常规训练。

“呼……分组对抗总算是完了,一会儿约小远去吃饭吧。”于锋心里想着,环顾四周却没看见邹远的身影,他随意拉了一名队员问到:“哎信然,看到小远了吗?”

“邹副?刚刚经理来找你,见你在忙就叫邹副去了。”曾信然无比老实地回答道。

“哦谢了,那我去找……”话音未落,邹远就推开门走了进来,递给于锋一沓红包:“喏,于队,这是经理发给队员们的红包。”

“嗯,”于锋抬手接过,却发现邹远的手指凉得吓人,嘴唇也冻得有些发紫,不由皱眉,“外面没空调,你刚才居然就直接穿短袖出去?”

邹远则耸了耸肩表示无奈:“我以为没多久嘛,谁知道经理忘记把这堆东西放哪里了,所以多费了点时间。”

于锋随手把红包放到一边,将自己挂在椅背的队服给邹远披上,接着递过一个红包:“第一个红包给小远,新的一年一起加油!”

“哎?嗯好,于队新的一年也要一起加油啊!”邹远从红包堆里抽了一张给于锋,“新年快乐,这是于队的红包,那么接下来的就交给于队啦!”邹远抬抬下巴指了指桌面上的一堆。于锋无奈地叹口气,认命地做苦力去了。

发了一圈红包,人也散的差不多了。瞥了一眼闲闲地坐在一旁的邹远,于锋开口问道:“小远,甩手掌柜当得舒不舒服?”

“舒服,特别舒服,还有帮工可以使唤。”邹远坐在电脑桌上笑着回道,“于队,晚上吃什么?火锅怎么样?”

“还叫于队?”

邹远拍了拍脑袋:“这不是叫惯了嘛,阿锋,晚餐吃火锅吧?”

于锋沉吟了一会儿说:“底料能不能少放点?”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g市人,于锋不太习惯k市的酸辣口味,上次去吃火锅就被吓得够呛,成功对k市火锅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好,听你的。”